愛看美文網 > 歷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國 > 第五十章 老人
    “孩兒世臣拜見父親……”

    “孫兒拜見祖父大人……”

    “好,好,好,都快起身!睏钫碌律焓址銎鹆祟^發同樣已經花白的長子楊世臣,又向面前的一群孫子孫女,女兒外孫,甚至曾孫們一一點頭。

    待他們起身,楊章德這才跟大兒子說道:“又是十二年不見,這一輩子,有多少個十二年啊……這次回來,我已經決定向陛下請辭,今后,楊家就要靠你了!

    楊世臣生于永樂十五年,今年已經五十二歲。而楊章德結婚晚,今年已經八十五歲。

    不過作為武當俗家弟子,常年練功,他的身體一直保持的很好。

    八十五歲依舊在任上,他是如今大明年紀最大的武將。

    坐上了家族開來的公爵汽車,楊章德靠在車窗邊,望著外面幾乎已經不認識的城市,心里也是感嘆萬千。

    從一個武當棄徒,到如今位極人臣,這一輩子他也算是此生無憾。

    “陛下那邊有什么消息嗎?”

    “昨日李源還給孩兒打了電話,問清楚了父親的抵達時間,想必一會兒回府,就會有消息過來!

    楊章德點了點頭,嘆道:“十二年不曾見過陛下,算起來,陛下今年也整七十歲了。想當初我第一次見到陛下,他還不滿十六歲,真是滄海桑田!”

    楊世臣笑道:“如今朝中,這武將方面,也就父親依舊深得陛下厚愛!

    楊章德卻搖了搖頭說道:“論親近,你父我一輩子忠心耿耿,無人能及。但是吃虧就在于讀書太少,這輩子總是被其他小輩壓在頭上!

    楊章德雖然獲封章德公,不過這個公爵卻跟楊道的東海公相比,要遜色兩分。身為東洲北大陸提督,也算是位高權重,一輩子沒有做到總督,是楊章德最大的遺憾。

    這時候,他的視線被窗外的一座新房子吸引住了視線!皢,這房子要比真理塔更高了吧?”

    原本的應天府,所有建筑都不能超過奉天殿大殿的三十米高度。只有真理塔,也就是原本的報恩寺塔突破了這一高度,達到了近八十米。

    幾十年來,真理塔作為真理教的象征,一直是應天府最高的建筑,沒有任何建筑敢超越。

    楊世臣順著父親的視線望了過去,笑道:“那是商業銀行在新街口新建的總部大樓,是陛下御批的,三十三丈高!

    楊章德問道:“那么高,沖茅房的水上的去嗎?”

    楊世臣點了點頭說道:“工部研發出來了新式的增壓機,據說能把水送上兩百米的高處。也是為了試驗新技術,陛下才讓商業銀行先試著興建百米高樓,為以后積累技術!

    楊章德收回了視線,忍不住嘆道:“真理的力量真是巨大,想當年,應天府連超過三層的房子都很少,現在,都能建三十層的房子了!

    車子很快來到了皇宮北側琵琶湖與紫金山之間的夾角處,這里駐扎了好幾支京衛,一方面是為了保護皇宮御園,琵琶湖,前湖,加上紫金山山腳處的這一大片,都是后妃們的私人天地。

    另一方面,則是為了保護全世界最大的金庫。

    在紫金山的某處山腳,被開挖出了一個巨大的地窖,這個地窖沒有其他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儲存大明從世界各地運回來的黃金。

    這幾十年來,世界各地運回的黃金大部分都被儲存在了這里,目前據說已經儲存了近十萬噸黃金。

    這主要是因為,黃金雖然作為大明的法定貨幣,流通量卻不大,因為銀幣的購買力已經相當驚人。

    朱瞻基很清楚,作為世界上最穩定的金屬之一,黃金具有其不可替代性。不要說現在,即使幾百年以后,黃金的價值依舊受到所有人的認可。

    大明想要維持在世界上的強勢地位,維持貨幣的穩定,黃金的儲量一定要穩定在一個理想的儲備線之上。

    而流通,用白銀就好了,相比黃金的稀缺,白銀的儲量在全世界要大的多。

    別的地方不說,光是東洲,每年就能冶煉十萬噸白銀以上。

    即便以后白銀作為貨幣流通不便了,還可以發行與黃金掛鉤的紙幣,滿足市場需要。

    不論從哪一方面來說,黃金的儲備都相當重要。

    新的章德公府就建在太平坊的東側邊緣,臨近封鎖區域。

    汽車直接開進了大門,就停了下來,數十位楊家的后代已經等在了院子里,見了楊章德下車,一個個都跪了下來迎接。

    楊章德看著自己的孫子,曾孫,一貫強硬的內心也柔軟了起來。抱著一個個孩子,哪個都舍不得松開。

    跟隨他回來的后輩這個時候將一輛貨車也停了一邊,開始算著人頭發禮物,滿院子的歡聲笑語。

    一個哄朗的聲音突然響起!皫煾溉f里歸來,徒兒未能到碼頭迎接,還請恕罪!

    楊章德回過頭來,看見兩個魁梧的身影帶著幾個衛兵進來,臉上露出了喜意!岸纷印馬都尉……”

    “師父依舊叫我二狗子就好了,幾十年了,也就師父還記得我的小名!

    錦衣衛指揮使李子風帶著兒子李源走到了楊章德的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皫煾高@次回來,就到應天府頤養天年,也好讓我盡幾年孝道!

    楊章德連忙伸手去扶起李子風!澳闳缃窨墒清\衣衛指揮使,怎能跪我?”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沒有師父,怎有我二狗子的今天。十二年沒見,師父當得一拜!

    借著楊章德的攙扶,李子風直起身來,說道:“原本我已安排好了,今日去碼頭迎接師父,不過臨時被陛下叫去,又把李源安排了過來,專為請師父進宮!

    李源代父磕了三個頭,長揖一圈,這才正容說道:“奉陛下口諭,傳東極城提督,章德公楊章德進宮見駕……”

    楊章德躬身道:“遵旨……”

    直起身來,他才問道:“陛下有沒有說什么時候?”

    李源又以徒孫的身份說道:“師公,陛下說了,若是不覺困頓,就現在進宮,陛下還想留你共進午膳。要是身體不妥,晚點進宮也可以!

    楊章德面向皇宮抱拳道:“陛下仁慈……”回過頭來,他看了看自己身上,說道:“子風與源兒稍坐,我進屋換身衣裳就動身。楚瑜……將我給陛下準備的白熊皮,給藍貴妃,馬貴妃準備的貂皮找出來,帶上進宮!

    距離楊府不遠處的極西候府內,唐賽兒脫去了一身戎裝,換上了一身與兒媳寧國公主一樣的超品夫人裝扮。

    滿頭的首飾讓她格外不習慣,不停地跟兒媳抱怨!斑@頭上戴的就有兩斤重,走路,說話都不敢動作大了!

    寧國公主抿嘴笑道:“母親這一身,可是無數女人一輩子夢寐以求的!

    唐賽兒搖了搖頭嘆道:“老身還是習慣了騎馬上戰場,沒有享福的命!

    唐賽兒與寧國這婆媳可是兩個極端,一個一輩子風里來雨里去,殺人無數。一個一輩子錦衣玉食,十指不沾陽春水。

    為了家族,唐賽兒拼了一輩子,如今終于掙下了世爵極西候,三代以后才逐代遞降。

    她自己享不了福,卻很喜歡處處大家做派的大兒媳,哪怕她在唐林城只會花錢,但是給林家生了五個有皇家血統的后代,就是大功。

    兩個截然不同的婆媳,因為各自關注的重點不一樣,相互之間反而沒有多少矛盾,相處融洽。

    寧國攙著婆婆出了房門,林喜帶著自己的夫人還有一幫孫輩也都迎了過來。除了依舊留在莫斯科鎮守大本營的極西候林楚,其他人都在院子里。

    他們看到打扮的與平時不一樣的唐賽兒,一個個都夸贊了起來。

    雖然已經快七十歲了,但是唐賽兒依舊不習慣這種贊美,平日一貫嚴肅的臉上,溢出了一絲暈紅。

    還是寧國看出來唐賽兒的不自在,向二兒子說道:“好了,好了,讓老祖清閑一會兒。漢文,你去把車開到門口,我們這就上車!

    作為次子,林漢文本應在畢業之后就回歸唐林城,為家族效力。

    不過如今的大明已經打到了波羅的海,極西候的封地也從唐林城變成了莫斯科。西線無戰事,林漢文畢業之后就被寧國找了朱瞻基將他安排在了宮中當差。

    大兒子留在封地為家族效力,二兒子留在京城中樞與皇外祖親近,同樣能給家族效力。

    林漢文又看了一眼奶奶,才歡聲應下!拔覀円煲稽c,方才我出宮的時候,就看到張廷冕帶著張銳就進了宮!

    看到林漢文要去開車,寧國叫住了他!澳阆日咀,張廷冕乃當世英國公,年歲雖然小,卻比你還要高了輩分,你怎能如此輕狂?縱使這京城以你皇外祖為尊,他也不能照應我們生生世世,這各方關系,都要我們自己好好維護。你身在中樞之地,行事要處處小心才是,明白嗎?”

    被自己母親教訓了幾句,林漢文不敢反駁,應聲道:“孩兒記得了!

    謹身殿內,朱瞻基的下首坐著張懋,太孫朱見深,三人正低聲說著話,在靠門口處,朱佑樘與張懋的長子張銳,兩個人此時正下著五子棋。

    張懋是張輔次子,正統十八年才出生,因為長子早夭,他也是張輔唯一的兒子。

    張輔在正統三十年,以八十八歲高齡去世,十二歲的張懋襲爵英國公。

    自此以后,張懋大部分時間都在宮中生活,與一幫同年歲的皇子館子都不錯。

    正統三十五年,他娶了四十二公主宣城公主為妻,次年就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張銳。

    張銳與朱佑樘同歲,兩個人自小關系親近,經常在一起玩耍。

    英國公如今封地在南亞,但是主系這一支幾乎沒有去過英州府,那里都是張輔的鏈各個弟弟在主持。

    不過因為大明嚴格的嫡長繼承制,他們也絲毫不擔心大權旁落。

    “按照陛下的安排,如今英州府的華南虎養殖基地已經有了超過千只老虎。不過,這華南虎不僅體型比不上東北虎,虎骨藥效似乎也比不上東北虎,這應該是氣候的緣故!

    “這也可能是家養與野生的不同,就如同那草藥,野生的藥效就好,種植的藥性就差。野生的人參能當救命良藥,種植的人參藥效連三成都比不上。不過,這老虎養殖,應該從現在就重視起來,不要讓人都殺光了,今后的孩子們,連老虎是什么樣都不知道了!

    “陛下說的是……還有茶葉,如今英州府的紅茶,烏龍茶種植,規模越來越大。那些印度人,突厥人,大食人,包括歐羅巴人,如今都是大量購買,簡直供不應求啊!

    朱瞻基正準備說話,聽到門口傳來了女官的高聲傳喚……

    “東海公楊道陛見……”

    “章德公楊章德陛見……”

    “極西候太夫人,一級英雄唐賽兒陛見……”

    “梁國公張武陛見……”

    “鄴城侯蘇南陛見……”

    “廣寧侯劉安陛見……”

    聽到這一個個熟悉的名字,朱瞻基的心里忍不住有些恍惚,不過只是一瞬間,他就清醒了過來。

    “都是老臣子了啊,廷冕,這里面的大部分人,你恐怕都沒有見過吧!”

    張懋臉色一紅,笑道:“雖然不曾謀面,但是其人其事早就銘記在心!

    朱瞻基點了點頭,大手一揮:“傳……”

    不一會兒,殿門口進來了一大群人,朱瞻基沒有坐在龍椅上,而是直接走下了高臺,迎了過來。

    眾人有些措手不及,連忙跪拜。朱瞻基大聲笑道:“免禮,免禮。今日不論君臣,只論舊誼!

    看到頭發花白,身材也佝僂下來的楊章德,朱瞻基輕輕點了點頭說道:“由錦衣衛入軍伍,這些年,你在東洲干的不錯。如今你我都老了,你也就留在京城,以后多來陪陪朕!

    楊章德趁著朱瞻基不注意,還是拜了下來!俺家矞蕚湓诰┏呛煤缅羞b幾年,哪里都不去了。只是臣還想懇請陛下一件事……”

    “有話直說!

    “臣出身草莽,得陛下賞識,從錦衣衛一總旗,如今做到章德公。平生最自傲的,還是在東洲的軍旅歲月。希望臣百年之后,骨灰能入南山堂!

    朱瞻基沉吟了一下,點頭說道:“朕允了!

    “萬謝陛下!”

    南山堂是民間俗稱,因為位于鐘山南麓而得名,它實際上的名字,應該是大明忠烈祠。

    大明忠烈祠位于鐘山皇陵偏東位置,是大明唯一能夠配享皇陵的陵園,非大明英雄,功臣不能陪葬。

    因為前殿山下就是大明英雄紀念碑,而且忠烈祠不僅有專門的祭奠廣場,還能將自己的名字刻在紀念碑底座上。

    這二十年來,無數文臣武將,都將自己骨灰葬于后殿,名字刻在前殿為最后夢想。

    在場的眾人,唐賽兒和鄴城侯蘇南是已經確定會被配享皇陵的代表,就連楊道,目前都還不能確定。

    因為想要配享皇陵,不是論官職高低,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武將獲得大明英雄稱號,文臣獲得大明文勛稱號。

    望向楊道,朱瞻基說道:“東海公你這些年兢兢業業,如今也都了該享清福的時候了,朕等慶典之后,準備去西北大漠巡閱一圈,不知有沒有興趣陪朕去看看……”

    楊道躬身道:“臣已經十余年沒有給父祖墳前添一把土了,這次回來,就沒有想再走!

    朱瞻基點了點頭,望向了唐賽兒!盀榱舜竺,你操勞了一輩子。如今大明的西疆有林家,朕很放心!

    唐賽兒抱拳道:“陛下,臣在這應天府待的憋屈,要是出門,能否給臣留一個位置?”

    朱瞻基哈哈笑道:“你是我大明女英雄,朕求之不得!

    面對張武這個表弟,朱瞻基就要隨意多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伴L子張海老成持重,次子張瀚文采飛揚,朕的兒子雖然多,能比得上他們的卻也不多,你是有福之人!

    張武答道:“都是蒙陛下恩澤……”

    劉安是最先跟隨朱瞻基的劉榮的兒子,也是如今為大明鎮守北域海疆的海軍重臣。

    在朱瞻基第一次出海,他就作為主將掃平了明古魯部落,當時他還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壯漢,現在也變成了一個老朽。

    朱瞻基笑著跟眾人說道:“你們恐怕還不知道,每日廣播里面,播報新聞的那個主持人劉月,就是廣寧侯嫡孫女,不僅聲音大氣沉穩,人也長的花容月貌。應天府一些勛貴子弟,為了贏得她的芳心,可是鬧出來了不少糾紛!

    劉安搖頭笑道:“都是陛下庇護,才沒讓人擾了小月清凈。我原本是想讓她早日嫁人,一個女人家,還是要以家庭為重,可惜啊,老頭子的話她不聽!

    話雖然如此說,但是語氣充滿了一種得意。

    劉月可以說是大明新一代的女性,她們都是受到了藍貴妃的影響,自立,自強,不甘心當男人的附庸。

    這樣的女人大多出身不錯,并且有一份好工作。社會地位也不算低。

    不過在這個時代,她們遭受的非議也是極大的。

    朱瞻基和藍煙當然對她們保護有加,不讓她們受到太多的干擾。朱瞻基也想看看,他們這些女人,以后能變成什么樣子。

    還有鄴城侯蘇南他們,蘇南可是大明第一代英雄,也是朱瞻基的老熟人了。

    曾經一個被親族逼的在家鄉待不下去的草根,靠自己的努力,成為替大明鎮守黃金城的侯爺,蘇南這一生也稱得上是不負此生。

    請了眾人坐下,朱瞻基才說道:“今日叫你們過來,也是為了正月初八舉行的慶典。大明立國百年,這是一件大喜事。大明的發展,不是哪一個人的功勞,而是所有人的功勞。

    到了慶典這一日,自然要與民同歡。那一日,你們都陪朕一起登上承天門城樓,巡檢大軍!

    大明百年慶典,各種程序都已經提前半年甚至一年就安排了下去。

    四十六年正月初八,朱瞻基將會在皇城南門的承天門城樓接受萬民叩拜,巡閱三軍。

    除了皇族,宗室,還有文臣武將的代表也會選出一些代表登上承天門城樓,為了這些名單,各家爭的不可開交。

    只是簡單地跟眾人說了一番那一日的安排,朱瞻基就把話題岔開,與這些老人談起了過去。

    這些老人,每一個陪伴他的時間都超過了五十年,是真正的老人,他們之間有著無數的話題可談。

    朱見深看看皇祖,又看看這些老臣,內心也是感嘆不已。

    君臣相和五十年,這真是一段佳話,他以后能遇到這樣的老臣嗎?

    他看了看張懋,內心似乎有了答案。

    而在謹身殿的門口處,朱佑樘和張銳兩個孩子也在低聲議論!把查喣侨,皇曾祖準我與羽林衛預備學員兵一同參閱,為了訓練,我的大腿都磨破了!

    “殿下,我也想騎馬,可是父親總說我太小,不讓我騎馬!

    “那不行,你看你的身體,都比我差太遠,不鍛煉,哪能以后給我當將軍!

    “嗯,我以后也要當個能騎馬的大將軍,誰不聽殿下的,我就打誰!

    新年到了,應天府進入了一年之中最熱鬧的時候。所有人在慶祝新年之余,都在期待著開年之后的百年慶典。

    承天門外,這里的大街從正月初一開始就進行了管制,就連城際火車走到這里的時候,也取消了?。

    正月初三,已經十六歲的貝多芬就來到了承天門廣場,每日觀察著這里的環境。

    他已經準備要畫一幅大型油畫,要將慶典那日的熱鬧場景全部畫下來。四周的環境他已經銘記在心,現在,就只等初八那天,慶典開幕了。

    從窮苦的歐洲,來到繁華的大明,他覺得差距最大的并不是經濟,而是文明。

    歐洲的國家最多只有上千年的歷史,可是大明已經有了五千年歷史。五千年的文明積累,才能讓大明展現出更深的底蘊,更燦爛的文化。

    這一切,都是愚昧的歐洲比不上的。

    他想用他的才智,為大明的發展添磚加瓦,他想用他的畫板,記錄下這最文明的繁榮國度。

    (推薦老朋友瞎半身的新書《最強抖音》,一個騷氣沖天的作者,騷氣的創意。)

    (這應該是稍微留點遺憾的大結局了……后記我要想想怎么寫)
百家乐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