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美文網 > 歷史穿越 > 五代夢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高人
    不過似乎李帆翠對這吳坤,好像沒有多大好感,所以在面對他的時候,自然也沒有刻意展露什么,話語之間都是一般的客套。不過吳坤似乎沒有看出來,依舊在自我良好的表現。

    但是對方畢竟和自己身份差不多,加上確實也算認識多年的好友,所以毛不易自然也不會過分,去干涉和提醒吳坤。畢竟李帆翠沒有顯露自己的不宵,尤其當著自己和曾過梵在,她還是說了幾句場面話,讓毛不易高看了這女修真幾眼。

    “因為得到長輩的厚愛,邀約前來金陵城相聚,今日仰仗著幾位修真故友,冒昧厚顏前來逍遙宮聽道,不意放肆居然驚動了李道友,倒是某家罪過了!”不知道吳坤怎么想,居然再次拱手施禮。

    這時李帆翠已經領著大家到了一處宮殿外,聽到吳坤這話,她刻意停住了身形。雖然依舊帶著盈盈笑意,不過聲音卻平靜下來:“吳道友不必如此,今日來聽道的道友諸多,逍遙派也不是什么深宮大內,只要來的都是客人!”

    尤其這個時候,她卻似乎不想給吳坤誤解,隨即看了邊上那個男弟子宋凡華一眼,直接便朝著吳坤說道:“剛剛在宮門前的事情,吳道友萬望別記在心上,鄒師兄沒有絲毫惡意!如若吳道友依舊心中有念,這廂小道給道友再次致歉!”

    聽到李帆翠這么說,雖然依舊微微含笑,吳坤頓時如同吃了一個蒼蠅一樣,因為李帆翠把問題定性了。何況這里除了毛不易和曾過梵,還有逍遙派另外弟子,雖然這個弟子他沒有在意,但是涉及到門派顏面,他還是要端著幾分架子的。

    所以李帆翠雖然是對著自己笑盈盈的回話,這時吳坤還聽不出來,卻是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那自己顯然就是傻了!不過他看著天仙一般的女修,一時間卻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你如何看?”一把淡淡的聲音,似乎帶著毫不在意,但是看到這邊幾個人的時候,居然有些微微顫動的意思!

    這是在這逍遙宮里,一處高檐下洞開的木窗前,兩個人居高臨下的看著這邊,大有俯視眾生的感覺。因為位置的原因,如果不抬頭回視的話,自然輕易看不到這邊的兩個人!

    這是一個雙十年華的女修,高冠紫衣長眉入鬢,一對鳳眼卻帶著幾分嫵媚,似乎令人無法辨別她的年齡?墒敲佳壑g的風情,和那紫衣下婀娜多姿的身段,卻無疑令人怦然心動。

    “這帆翠果然是天資過人,能夠被楊師叔代越收歸門下,如今看來絕非僥幸!”她露著淡淡的笑意,一對眼睛看著這邊,眼神卻似乎深邃的有些神游。

    在外人看來當是馮碧唯出去云游,得到了某種契機而回。耿仙笙率領門眾去迎,不但是一種禮敬,更是一種護送的意味。不過門人自然對馮碧唯的這位弟子,多多少少有些議論和羨慕。畢竟馮碧唯這些年沒有收過弟子,就是有弟子也不會這么輕易帶回的。

    “本來還在納悶,小唯怎么忽然會收弟子了,看到這些時日金陵城里的風傳,原來是此子確實有些機緣。不但得到了那邊康樂的認可,還被木平那老和尚看中,這倒是真正百年難得的盛事!”沈依然忽然靜靜的說著,臉色卻有些凝重,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樣。

    “不知道她是為了回應小唯,還是真的想到如今的局勢混亂,居然再次現身出來,不知道她又想要攪起多大的風浪呢?”這時候沈依然忽然話鋒一轉,雖然依舊聲音淡淡的,卻已經有些低沉了起來。

    聽到沈依然這么說,耿仙笙的臉色也是微微一滯,甚至眼神也閃過了意思訝異。微微偏頭看向沈依然的時候,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她自然明白沈依然話中所指,就是她的姐妹沈嫣然的事情。

    “她也算是安靜了十來年,沒有想到依舊是不死心哩!”沈依然似乎帶著一絲無奈,目光卻依舊靜靜的看著前方,好像在訴說一件和自己無關的事情:“她一直對你進宮的事情也耿耿于懷,所以這件事情你不要參與進來!”

    “笙兒明白!”耿仙笙一代驕子,但是在沈依然面前似乎保持著乖巧。

    要說她成為逍遙派的掌門,如果沒有馮碧唯和沈嫣然的支持,當初也不可能成為事實。畢竟逍遙派的人才眾多,并不是只有她耿仙笙才別具一格。但是她極有分寸,岔開了回道:“但是朝廷不是一直都很謹慎嗎?”

    “像她這種人,天下哪個地方能夠約束她?她心中執念不消,始終很難化解的。何況如今的皇帝,已經不是十多年前的少年天子了!”沈嫣然忽然有些索然,雖然依舊看著逸群樓,可是心神卻已經好像不在了。

    “師伯沒有想過約束她么?”耿仙笙忽然綻放出一個笑容,好像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般。她是知道那個人的身份和手段,以及和逍遙派糾纏的幾十年。

    但是因為她和面前這個師伯的關系,不但逍遙派無法痛下決心,只怕就是沈依然自己都無法決斷和取舍。

    沈依然一身修為早在幾十年前便進入先天境界,但是對于一個愛美的女性來說,不可能任由自己滿頭白發。但是沈依然卻一直都是這樣,據說就是為了那個人!她那個親姐妹,令她頭疼也無法回避。

    想到這里的時候,耿仙笙心里雖然也有些警覺,但是看到沈依然眼際的神色,她忽然便頓悟了起來。

    沈依然不是沒有取舍,而是她不想自己決斷!因為那個人是她的至親,也是她唯一在世的親人!

    “這世上想必沒有人能夠約束她罷!”沈依然這話說出來,如果讓一般人聽了,一定會覺得她的狂妄。但是在耿仙笙聽來,卻有著深深的感受,因為這個人的身手高絕不說,就是心里的執念都遠超常人。

    這世上真正有人能夠約束她的話,還真沒有人敢說這句話!
百家乐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