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美文網 > 玄幻小說 > 白銀霸主 > 第一百零七章 難兄難弟
    嚴禮強拿著的鑰匙上有“天巧三”三個字,這個小院外面的的木質門牌上,也掛著一個“天巧三”的招牌,嚴禮強就進來了。

    小院里有一棟小木屋,小木屋分為兩層,在小木屋的一層下面,就矗立著四根合抱粗的柱子,柱子之間沒有墻,四面皆空,只有三道一米多高的土坯在四根柱子的三面圍了一下,露出一個缺口,院子中間圍起來的部位,放著兩個雞舍,堆著一些稻草秸稈,雞舍旁邊放著一大堆掃帚和木桶之類的工具雜物,就在那四根柱子的旁邊,有一道樓梯直接通到小木屋的二樓。

    乍一看,這小木屋還有點像是高腳屋的樣子。

    小木屋的樓梯踩上去嘎吱嘎吱的會響,不過還算結實,人在上面不會搖動,嚴禮強拿著鑰匙上到小木屋的二樓,就在樓梯的左手邊兩步的距離,就有一道上了鎖的門,用那把鑰匙打開門,嚴禮強就進入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似乎很久都沒有人來住過了,屋子里的地板上,都有一層灰塵,嚴禮強的腳踩上去,就是一個腳印,屋子里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把椅子,還有一個衣柜,一切都簡單到了極點,所有的家具還有陳設,甚至是這間木屋,都是用最便宜的松木打造出來的,因為屋子里的窗戶緊緊的關著,整個屋子里,都是一股松木的特有的味道。

    床上空空如也,只有一層落了灰的床板,桌子上甚至連一個喝水的杯子和水壺都沒有,只有一盞燈,燈盞里的油早已經干了,只剩下一小段燒得焦黑的棉線。

    看著這樣簡單到極點的住所,嚴禮強也只能苦笑,不過唯一還能讓嚴禮強稍微感到有點安慰的就是,這個木屋不漏水,屋子里不潮濕,沒有半點發霉的味道,遮風避雨和休息應該沒有問題。

    嚴禮強先打開那個衣柜看了看,衣柜里上面空著,不過衣柜的下面卻還有一套床上的被褥床墊還有蚊帳,這些床上的用品看起來雖然有些舊,但還算干凈,收拾得也整齊。

    “嚴禮強,這就是你以后很長一段時間住的地方了,加油干吧!”

    嚴禮強大聲鼓勵了自己一句,然后就放下自己手上的包袱,開始精神抖擻的卷起袖子收拾整理起房間來。

    嚴禮強先打開了這個房間緊閉著的一道窗戶,讓房間里通通氣,隨后就下了樓,在小木屋下面的那堆雜物之中,找了掃帚,撮箕等物,回到小樓上,將灰塵打掃了一遍,又下去找了木桶和麻布拖把,打了水上來,把床柜桌椅還有地面這些看得見的地方都清潔了一遍,在弄干凈這些之后,房間里已經看不見灰塵,嚴禮強才打開那個柜子,把柜子里的床墊被褥拿了出來,抱到了樓下,就在院子里駕著的晾衣服的竹竿上,把被褥床墊蚊帳什么的鋪開曬一曬。

    如果時間夠長,還可以把被褥之類的拆開洗一洗再用,只是自己明天就要正式“走馬上任”,時間不允許,那也就只能先將就一下再說。

    就在嚴禮強在院子里找了一根木棍拍打著他晾曬著的被褥的時候,嚴禮強所在的這個小院里,已經來了兩個人,其中的一個一進院子里,就和嚴禮強打了一個招呼。

    “師弟,新來的么?”

    走進院子里的兩個人,都十六七歲的年紀,一高一矮,一白一黑,高個的那個人長得白凈,有些帥氣,矮的那個黑黑壯壯的,兩個人都穿著灰袍,腰上系著灰色的腰帶,同樣是劍神宗內的外門下階弟子,剛才在來到這片小山坳的時候,這兩個人好像正在那片田里掰玉米,好像也是在這里做雜役,嚴禮強還有點印象。

    開口說話的是那個白凈的高個少年,那個白凈少年一笑起來,臉上居然還有兩個小酒窩,看起來很和氣。

    “不錯,我剛剛被分到這里?”嚴禮強停了下來。

    “哈哈,師弟你夠倒霉的啊,這個院子已經很久沒有人來住了,所有住在這個院子的,以后就都負責打掃天巧峰上面的茅廁,這可是整個劍神宗里最臟最累的雜役活,沒想到被你給包了,是不是霍彬那個混蛋把你分到這里的!”那個少年擠著眼睛說道。

    “嗯,是灰衣堂的霍執役把我分到這里來的!”

    “那就沒錯了,就是那個混蛋,整個灰衣堂姓霍的就只有他一個,而且天巧峰這里的雜役,也就是那個混蛋在負責安排,也不知道兄弟你是怎么得罪他的,他居然這么整你?”

    “我倒沒得罪他,不過在戒律院的那幾天,和一個人不怎么對付,那個人剛好認識霍執役,所以我就被分到這里來了,對了,你們兩個也是得罪了霍執役被他分到這里的嗎?”

    “當然,要不怎么說那個姓霍的是混蛋呢!”那個白凈少年有些咬牙切齒的說著,“我那天只不過在灰衣堂看到一個新來的小師妹有些漂亮,忍不住湊近和那個小師妹說了兩句話,和那個小師妹開了一個玩笑,被那個姓霍的混蛋看到,他就把我弄到了這里,還說我品行不端,要好好反思,媽的,他也不照照鏡子,我和小師妹聊幾句他就說我品行不端,他自己看那個小師妹的樣子,差不多口水都要流出來了,操……”

    “那這位師兄呢?”

    “他嘛,就死腦筋,和他一起進到劍神宗的那一批的其他幾個弟子剛剛到灰衣堂就商量著一人送了那個姓霍的二十兩銀子,他硬著脖子一個銅板都沒送,來了一個鶴立雞群,唯我獨尊,然后就被那個姓霍的那個混蛋給分到這里來了!”

    “那可是二十兩銀子,我哪里有那么多錢,再說我來劍神宗可是來學本事的,可不是來學給人拍馬屁的,我就偏不送他,有錢也不送,看他能把我如何?”那個黑矮壯的少年氣鼓鼓的說道,一臉不服氣。

    看來同是天涯淪落人啊,嚴禮強笑了笑,“我叫嚴禮強,不知兩位師兄如何稱呼?”

    “我叫顧澤軒……”白凈的那個少年介紹了一下自己,然后又指著旁邊的那個,“他叫趙慧鵬,平時話不多,但卻喜歡聽人說話,要是你和他在一起發現他幾個時辰不和你說一句話,你可千萬別誤會,那可不是他對你有意見,而是他本來就如此……”

    “嗯……”那個叫趙慧鵬的少年嗯了一聲,然后就不說話了。

    “對了,剛剛顧師兄說這里很久沒有人來住了,難道天巧峰上面的茅廁很久都沒有人來打掃了嗎?”

    “怎么可能沒有人打掃!”顧澤軒笑了起來,“只是這種活,大多數時候都是在外門弟子之中輪流來的,算是臨時的雜役,抽到誰就算誰,一般最長也就是七天而已,短的也就三天,因為時間不長,所以那些抽到這個活兒的外門弟子都不會搬到這里,劍神宗內數萬外門弟子,就算一人一天許多人幾年也未必能輪到一次,有些外門弟子,家中有點背景的,姓霍的那個混蛋和其他執役不敢得罪,更是永遠都不會被分到這種臟活累活!”

    “那我這間屋子以前是誰在?”

    “聽說最早住你這間屋子的是一個年齡很大的師兄,那個師兄早年犯了門規,被廢去一身修為,在劍神宗的天牢里關了七八十年,到老了才放出來,還是一個外門弟子,在放出來之后,那個師兄就住你這里,每天負責打掃清理天巧峰上面的茅廁,后來那個師兄年紀太死了,你這間屋子也就空了下來,一直到幾年前,有個初入劍神宗的師兄好像也是得罪了什么人,同樣被安排到這里,那個師兄住在這里一直打掃了將近五年的茅廁,一直到一年前,那個師兄進階龍虎武士,躋身內門弟子行列,最后才從這里搬走!天巧三這個院子,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原來如此!”嚴禮強終于明白了過來,這些東西,可不是前些天在戒律院中能了解的。

    說到這里,顧澤軒看著嚴禮強,語氣變得語重心長,“我說師弟,如果你有錢的話,不如找個機會送那個姓霍的一點錢,服個軟,再說幾句好話,這樣就可以早點把這個活給甩了,要不然你在這里,每天就圍著幾個茅廁打轉,一天也剩不下多少時間來修煉,難有進步,這樣耽擱幾年的話,你將來在劍神宗內的前程也會大受影響,會錯過許多機會,實在劃不來……”

    “那顧師兄為何不向那個姓霍的服軟呢?”

    “哼,我家雖然不是什么豪門大族,不過我家在地方上也是有頭有臉的,家中幾個長輩都在軍中效力,那個姓霍的知道我的來歷背景,不敢太過分,耽擱我的前程,我不會在這里呆太久,最多再有幾個月,我就走了,我不低頭,那個姓霍的也不可能永遠壓著我!”

    嚴禮強笑了笑,“其實我的情況和趙慧鵬師兄差不多,我這里也沒幾個錢,身上總共也就幾兩銀子,就算想要送給那個姓霍的,也拿不出來,而且我覺得,打掃茅廁這活,雖然臟點累點,但也不丟人,我倒想試試自己能不能把這活干好,就當時對自己的鍛煉!”

    “兄弟,你厲害!”顧澤軒對著嚴禮強豎起了大拇指,臉上的神色卻有些不信,“你要是兩個月后還能這么想,我就服你……”
百家乐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