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美文網 > 玄幻小說 > 白銀霸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姻緣
    一個人的際遇的奇妙,還真是不好說,幾個月前嚴禮強來陸家,只是一個一文不名的毛頭小子,但是就是這么半年多的時間,嚴禮強先是成為了青禾縣的國術縣試大考三甲第一,名噪鄉里,進入了郡國術館,接著無聲無息,居然會被到平溪城巡查的孫冰臣看中提攜,用飛上枝頭變鳳凰來形容的話,一點都不為過。

    像陸家這樣的地方豪強,比普通人更能明白嚴禮強跟在孫冰臣身邊的意義。

    別的不說,就說那被郡守弄得家破人亡的黃龍縣的另外一個大家族王家,如果王家能出一個像嚴禮強這樣可以跟在孫冰臣這樣名滿天下的名臣身邊的人物,那王家,又怎么可能眨眼之間就煙消云散。

    越是家大業大的家族,也就越能明白其中的厲害。

    “不知禮強對這事是如何考慮的,是否想要準備到孫大人身邊做事?”

    在嚴禮強和錢肅說完和孫冰臣的事情之后,陸老爺子和陸佩恩互相看了一眼,兩個人從對方的眼神之中,都看到了震驚之色,陸老爺子沉吟片刻之后,輕輕的問了嚴禮強這個問題。

    “我這次回家,也是和我父親商量這事,我父親也支持我到孫大人身邊做事,我自己也想跟著孫大人歷練一下,學點本事,增加一點見識!”嚴禮強謙虛的說道。

    嚴禮強的回答,也算是半真半假,至少表面上能說得過去,但真正讓嚴禮強下定決心想要跟在孫冰臣身邊的,還是上一次他們父子二人經歷的生死劫難,在一個郡守的眼中,他們父子的身家性命,簡直就像螞蟻一樣,別人反掌之間,只是動動指頭,就把他們家給徹底碾碎了。

    葉天成何以能如此?說到底,只是兩個字,權力!

    正是因為經歷過,痛過,苦過,悟過,嚴禮強也才明白權力的可怕,所有活在這個世間的人,除非是絕世高手或者是遁隱山林,否則,又有幾個人逃得過權力的影響,既然無法逃避,那么,不如主動擁抱,至少比永遠被動的去應付要強。

    而且,除了危機感之外,還有一個原因讓嚴禮強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既然老天讓自己在這個世界重活了一次,那么,自己的人生,何不活得精彩一些,看看這個世界的風景,如此,才不枉自己來這個世界走一回。

    老爺天讓自己擁有天道神石,讓自己掌握了易筋洗髓經,難道就是讓自己來這個世界打醬油的?不!嚴禮強不相信,他覺得,老天爺給你的東西,一定是有原因的……

    如果沒有孫冰臣,嚴禮強會打算某個時候就外出游歷見識一番,而有了孫冰臣,那就順便搭上巡查使的這艘大船就好了。

    “這是禮強你的機緣和福氣,我們陸家自然都是為禮強你高興的,也預祝禮強你將來能鵬程萬里!”陸佩恩笑了起來,看了老爺子一眼,也明白了老爺子那一眼的意思,“跟在孫大人身邊,以后孫大人要離開平溪郡和甘州的話,禮強恐怕也只能跟著離開了,那要再見禮強你恐怕就不容易了,想想還真有些不舍……”

    說到最后,陸佩恩還悵然的嘆了一口氣。

    嚴禮強何等聰明,一聽陸佩恩的話,就明白了背后的意思,陸家的意思是,陸家支持他的決定,但有些話必須在這個時候說清楚了,行與不行這個時候都要有個結果,不然以后不好辦,都耽擱了。而這,也是嚴禮強這次來陸家拜訪的原因。

    “六哥的意思我明白,我這次來陸家,也是想和六哥與老爺子交個心,說幾句心里話!”嚴禮強真誠的看著陸老爺子和陸佩恩,“九小姐是大家閨秀,是老爺子的掌上明珠,人品相貌都是上上之選,我雖然與九小姐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對九小姐的印象是很好的,老爺子的心思我也懂,非常感謝老爺子對我的看中,如果能與九小姐喜結連理,那也是我的福氣,若是九小姐也愿意的話,在離開平溪郡之前,我和九小姐的婚事,可以先定下來,將來我必不負九小姐!”

    有這樣的女婿,還能說什么,陸老爺子和陸佩恩完全無話可說,因為嚴禮強已經把他們想說的話都說完了,完全說道了他們的心坎里,而且禮數周全,仁至義盡。

    陸老爺子聽了,兩道長眉抖動起來,他直起了身板,臉色嚴肅,直接吩咐陸佩恩,“佩恩,禮強都把話說到這里了,你去把蓓馨叫來!”

    陸佩恩立刻起身離開了,嚴禮強,錢肅和陸老爺子三個人就在客廳里喝著茶等著,只是一盞茶的時間,陸佩恩回來了,陸蓓馨卻沒跟著來。

    陸佩恩的臉色有些尷尬,看到陸老爺子忍不住要發火,才解釋道,“這個……九妹……九妹說她與禮強恐怕……恐怕沒有這個緣分,就不必過來了……”

    想到陸蓓馨,嚴禮強笑了笑,以他對陸蓓馨的了解,陸蓓馨恐怕不會說這么文縐縐的話,而是只有一句——我死也不嫁給他——陸佩恩不想讓自己難堪,所以才“美化”了一下,但意思是一樣的。

    陸老爺子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閨女是個什么脾氣,但這種事,他還真沒有辦法強求,他就算對嚴禮強一百個滿意,偏偏他的寶貝女兒不干,也是無用,真要強擰,陸蓓馨不知道還會干出什么事來,聽了陸佩恩的話,陸老爺子也只能嘆了一口氣,對嚴禮強說道,“是蓓馨從小就被我慣壞了,沒有這個福氣,禮強你若不嫌棄,以后也不要叫我陸老爺子了,就叫我一聲伯父,不能讓禮強你做我半子,我就認個侄子,以后也是一家人!”

    嚴禮強直接站了起來,恭敬的給老爺子行了一個晚輩的禮,“禮強見過伯父!”

    ……

    嚴禮強和錢肅從陸家莊出來的時候,已經吃過晚飯,天色已經完全黑了,陸蓓馨的反應在他預料之中,所以,嚴禮強也談不上有什么好失落的,只是這一趟也必須要來,不來的話,在陸家人的眼中,他就是成了抱上大樹然后轉身就把陸家踢開的小人了,這些人情世故,不可不察啊。

    “禮強你早就知道陸小姐會拒絕是吧?”騎在犀龍馬上的錢肅,一直在走出陸家莊之后,才小聲的問了嚴禮強一句。

    “錢叔,陸小姐從小就是陸老爺子的掌上明珠,這種終身大事,陸小姐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前幾天我把陸小姐帶到平溪城,還得罪過她,我雖然抱著誠意而來,但在陸小姐眼中,我恐怕并非她心目中的良配……”嚴禮強搖了搖頭。

    “可惜了!”錢肅也嘆息了一聲,“我們所有人都覺得你和陸小姐挺合適的,再過幾年,就是一對佳偶,你若得陸家的助力,將來在平溪郡,一定如虎添翼!”

    “這種事強求不來!”

    “說的也是,不過你若跟在那個孫大人身邊,將來自然會有無數的機會,也不急于一時!”

    就在這時,已經離開陸家莊的嚴禮強卻感覺身后有人在注視著自己,騎在犀龍馬上的他轉過身,就看到身后陸家莊的堡墻之上,不知何時,已經矗立著一個俏麗的身影,那個身形,正站在墻頭,呆呆的看著自己離開的背影。

    看到嚴禮強回過頭來,那個身影,才有些慌張的離開了墻頭。

    ……

    在黃龍縣呆了一天之后,到了第二天,嚴禮強就從黃龍縣重新返回了平溪城,在重新換了一身得體干凈的衣服之后,再次來到了孫冰臣所在的靠近梅園的那個莊園外面,求見孫冰臣……
百家乐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