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美文網 > 玄幻小說 > 白銀霸主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尾巴
    輕車快馬之下,嚴禮強只用了一日的時間就離開了京畿地區,然后一路向西,朝著甘州行去。

    嚴禮強選擇的路線,就是當初護送孫冰臣來帝京的那一條,這回去的路上穿州過縣,嚴禮強沒有護送著人,也沒有走著鏢,可比當初護送孫冰臣回來時輕松多了。

    9月7日,離開帝京城的嚴禮強三人經過半個多月的趕路,已經遠離帝京城數千公里,來到了有著帝國酒都之稱的廬州境內。

    傍晚時分,太陽將要落山,嚴禮強騎在犀龍馬上,胡海河趕著車,一馬一車就在廬州的官道上不緊不慢的走著,在走了將近一個時辰,天色微微暗下來的時候,不知不覺就來到一個三岔路口,胡海河正要趕著車往右邊的那條路走去,卻被嚴禮強一下子叫住了。

    “海河,走左邊這條……”嚴禮強說著,抬起眼,看了看已經完全隱沒在天邊的太陽,眼鏡微微瞇了起來。

    “吁……”胡海河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一下讓拉著的馬車停了下來,還一臉詫異的看著嚴禮強,“公子,走右邊這條路今晚我們就可以到榮縣住宿,明日就到白水郡,走這條路才是回甘州的,當初大人走的也是這一條,右邊那一條好像是……是去坤州的!”

    “聽我的,就走這條!”嚴禮強沒有解釋什么,只是自己動了一下韁繩,就讓烏云蓋雪走到了左邊的那條路上,胡海河還想說什么,但是一看嚴禮強看過來那明亮的目光,他心中瞬間一驚,一下子就想到了當初嚴禮強護送孫冰臣時和黑風盜交鋒的場景,那個時候的嚴禮強,運籌帷幄,殺伐果斷,在一干護衛的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記得當日嚴禮強要主動設伏黑風盜時,眼神也是這般灼灼如光。

    胡海河一聲不吭,剛剛還有些輕松的臉色,一下子就凝重起來,他緊緊抿著雙唇,一語不發,趕著馬車,就隨著嚴禮強走上了左邊的官道,在看到嚴禮強催起烏云蓋雪,讓烏云蓋雪突然跑起來之后,胡海河也一抖馬鞭,讓馬鞭在空中發出一聲炸響,催動著拉著馬車的那匹犀龍馬快速跑了起來。

    “啊,出了什么事?”馬車的車廂里傳來于晴的聲音。

    “沒什么,我們要趕一段路,你在車廂里坐好就好!”騎在烏云蓋雪身上的嚴禮強開口回應道。

    “嗯!”車廂里傳來一個聲音,然后就再沒有其他聲音傳來。

    轱轆陣陣,蹄聲如雷,眨眼的功夫,一馬一車就在官道上飛馳起來,烏云蓋雪和拉車的那匹犀龍馬,就像啟動的發動機一樣,開始轟鳴起來,這就是犀龍馬比起普通馬匹的長處,如果換成是普通的馬匹,經過一個白天的趕路,到了這個時候,早就沒有多少奔跑的力量了,但是那兩匹犀龍馬,卻依然腳力強勁。

    兩個人在官道上一直急奔了差不多三十多公里之后,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路上行人稀少,再往前走,就進入一片山林之中。廬州雖然是大漢帝國的繁華之州,沒有那些邊州那么混亂,但偌大一個州,盜匪強盜什么的還是有的,并非什么清靜之地,所以在天黑之后,趕路的人,行商的人,輕易不走過山過林的路,哪怕走的是官道也一樣,誰知道會不會運氣不好,遇到幾個歹人。

    一馬一車進入山林的官道之后,路上的行人,一下子幾乎絕跡,那官道的兩邊,都是山坡,而山坡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樹木和松林,不見一點燈火,那夜梟還有不知是野狼還是野狗的的叫聲從林子里傳來,在山間回蕩著,分外瘆人。

    在山間的官道上再跑了幾里之后,嚴禮強一下子停下了烏云蓋雪,胡海河也跟著把馬車停了下來。

    嚴禮強跳下馬,二話不說,就打開馬車的車廂,把車廂里的弓囊和箭壺拿了出來,背在身上,然后把馬車的車門關好,指了指前面幾百米外的一片松林,對胡海河說,“你先趕著馬車,到那里等我,就在松林邊上就行,別發出什么動靜,我一會兒就過來,如果遇到危險,你就吹哨子,我聽得到!”

    胡海河點了點頭,接過烏云蓋雪的韁繩,把烏云蓋雪拴在了車架上,輕輕駕了一聲,就趕著馬車,帶著烏云蓋雪,跑到了前面幾百米外官道旁邊的一片松林之中。

    一直看到胡海河進了松林,熄了馬燈,嚴禮強才轉過身,往回跑了兩百米,然后就進入到旁邊的松林之中,爬到了路邊一個五十多米高的小山坡的坡頂,打開弓囊,拿出弓囊里那把皇帝送給他的二十石的角蟒強弓,一只手同時從箭壺之中麻利的抽出三只箭矢。

    嚴禮強取出箭矢的姿勢非常奇怪,因為他一次取出了三支箭矢,一支箭矢夾在食指與中指之間,另外一支箭矢則夾在中指與無名指之間,還有一支箭矢則夾在無名指與小指之間,三根箭矢互不相碰,就像從他的指縫之中長出來的三根長長的手指一樣,有一種難言的契合感,隨后嚴禮強就就閉著眼睛,安靜的等待著。

    果然,還不到十分鐘的功夫,如雷的蹄聲就響徹在下面的官道上,三個行商打扮的人,兩個人騎著兩匹犀龍馬,背著一個行商用的行囊,一個人還駕著一輛拉貨的,有著長長車廂的普通馬車,馬車里還拉著一些就像是清空貨物之后剩下的麻袋和繩子,風馳電掣的在官道上疾行過來。

    就在那三人經過嚴禮強山坡下面的時候,嚴禮強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雙眼目光如電,閃過一絲殺機,他手指上夾著的三支箭矢,瞬間就同時搭在了弓弦之上,二十石的角蟒弓只是拉開小半,一松手,咻的一聲,三支箭矢同時離開弓弦飛了出去……

    就這么不到一百米的距離,幾乎就是在嚴禮強松開手的瞬間,下面官道上的那三個人的胸口,就同時在黑暗中濺出三朵血花,在一聲同時發出的短促的慘哼之后,就各自從兩匹犀龍馬還有拉貨的馬車上摔倒在路上……

    失去騎手的那兩匹犀龍馬和駕著的那輛馬車,在慣性的前沖了幾十米之后,一下子就在路上停了下來。

    嚴禮強背著弓箭和箭壺,從山坡上沖了下來,眨眼來到那三個中箭斃命的行商模樣的人面前,嚴禮強彎下腰,在一個行商的臉上一摸,刷的一下,那個行商臉上的一把大胡子,一下子就被嚴禮強揭開了。

    沒有了那把胡子的這張臉,似曾相似,幾天前就曾經在嚴禮強的身后晃蕩過,只是那一次,這張臉的身份是一個鏢師,臉色也要更黑一些,!

    再往這個人的胸前搜了一下,嚴禮強直接從這個人的身上搜出了一個銅腰牌——一個刑部直屬的刑捕腰牌!

    “操!”嚴禮強罵了一聲,雖然之前已經有些猜測,但嚴禮強還是沒想到從離開帝京城后這一路上不斷換著人,吊著自己尾巴的,居然是刑部的人,毫無疑問,這絕對是顧春怡派出來的爪牙,至于為什么要吊著自己,著急掌握自己的行蹤,當然不會為了什么好事。

    嚴禮強快速的在另外兩個人身上搜了一下,又搜出兩個刑部刑捕的腰牌,他收起腰牌,就把那三具尸體丟在了官道旁邊的路溝里,隨后嚴禮強就直接著胡海河藏身的的林子跑了過去。

    把弓箭和箭壺放到車廂里,嚴禮強跳上烏云蓋雪,說了一聲,“走!”,胡海河一語不發,就駕著馬車沖出了松林……
百家乐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