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美文網 > 玄幻小說 > 白銀霸主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決定
    報社在挑燈夜戰,印刷作坊里每分每秒都有報紙印出來,那剛出來的報紙,眨眼的功夫就被人捆了起來,用馬車連夜送到帝京城和京畿各地。

    方北斗一直在報社呆到了丑時三刻,在看到報社之中一切運行正常,所有人都在加班加點的忙活著,已經不用自己在旁邊看著,方北斗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一個人走出了報社。

    頭上星光如河,龍旗山上已經一片寂靜,山中除了樹葉在夜風之中的婆娑之聲,還有蟲鳴和夜梟的叫聲,基本上就沒有其他聲音了,而遠處的帝京城還有點點的燈火,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方北斗覺得今夜的帝京城晚上亮著的燈火似乎要比平時要多一些。

    “要是帝京城中的那些人今晚能睡個好覺,那才有鬼了!”方北斗喃喃自語了一句,他摸了摸肚子,幾個小時前他還感覺肚子有些餓,而現在,雖然沒有吃什么東西,但經過一番緊張的忙碌之后,他卻感覺饑餓感似乎已經消失了,再看了看山下,想到嚴禮強,方北斗的一雙腳就不由自主的朝著山下走去。

    這個時候路上同樣已經沒有什么人,不一會兒的功夫,方北斗就來到了嚴禮強看守的那個小院外面,發現周圍無人注視,他也沒有敲門,只是身形一閃,就越過數丈高的院墻,直接落入到了小院之中。

    “哈哈,你來了……”院子的橘子樹下,嚴禮強搬了一張桌子,兩個凳子,正在樹下小酌,一個人自得其樂,桌子上有油炸的花生,有鹵雞,還有一碗涼菜。

    “你猜到我要來?”

    “當然,我雖然沒有你那么會算卦,但我知道你今晚一定會來,而且來的時候一定沒吃飯……”嚴禮強笑了笑,對著方北斗舉起了酒杯,然后一飲而盡。

    方北斗看了一眼,發現桌子上還有一雙碗筷和酒杯空著,知道嚴禮強是在等自己,所以他也不客氣,直接走了過去,也不用筷子,拿起一只雞腿,就大啃了起來,啃得滿嘴流油。

    “嗯,不錯,不錯,這是帝京城西門外老方家的鹵雞,以前都沒有發現這東西會這么好吃……”方北斗一邊啃著雞腿,一邊含糊的說道,只有在嚴禮強面前,方北斗不用掩飾。

    而今日,也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這頓酒菜,對方北斗和嚴禮強來說,也別有一番意義——這里,沒有鑼鼓喧天,沒有聲勢赫赫,更沒有鮮花和掌聲,有的,只是兩個人彼此之間的信任和默契。

    啃了一個肥美的雞腿,吃了幾塊雞胸,又嘩啦啦的吃了小半碗的涼菜,方北斗一抹嘴,舉起嚴禮強給他斟滿的酒杯,“好了,肚子吃飽了,來,什么也不用說了,這一杯,我敬你,代這京畿之地的億萬百姓,敬你一杯!”

    “也敬你,如果沒有你,這事我一個人做不了!”

    “來,干!”

    “干!”

    兩個人碰了一下杯子,然后各自一飲而盡,然后互相看了一眼,各自笑了起來。

    “后面會如何?”方北斗直接問道。

    “現在的消息還在發酵,所有人半信半疑,但沒有關系,只要再過一個多月,等到了五月份,柳州天狗食日的消息傳來之后,會更熱鬧!”嚴禮強淡淡一笑,“從五月份開始,估計就會有人陸續從帝京城搬走了,八月過了,會有個小高峰,等到明年一月,會是真正的大撤退,皇帝陛下和滿朝文武百官估計要等到明年一月之后才會陸續撤離,而等到明年五月之后還敢留在京畿之地的,就只剩下不想走愿意在這里等死的了……”

    “那大漢帝國接下來會如何?”方北斗繼續問道。

    嚴禮強看了方北斗一眼,指著自己的胳膊,“你看看我是不是比旁人多出幾只手?”

    方北斗愣了一下,搖了搖頭!

    “那你再看看我腦袋后面是不是又個漂浮著的光圈,讓你一看就有跪拜的沖動?”嚴禮強繼續指著自己的腦袋問道。

    方北斗還是搖了搖頭,“沒有!”

    嚴禮強攤開了手臂,嘆了一口氣,“所以,我實話和你說,我不是什么三頭六臂,也不是什么神仙降世,圣人再生,我現在所做的,已經是我能力的極限,從今天開始,那只石龜被撈出來之后,大漢帝國的未來對我來說已經全是未知之數,我知道的或許還沒有你多,大漢帝國未來如何,皇帝陛下如何,林擎天如何,皇黨和相黨最后誰會勝利,我一概不知!”

    看著嚴禮強的神色,方北斗知道嚴禮強說的是實話,他沉吟了一陣,“估計五月份之后,帝京城中的文武百官就會考慮遷都的事情了,這遷都是大事,方方面面都會有巨大的影響,你有沒有什么應對的方案?”

    “談不上什么方案,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事情,我這次來帝京城,最重要的事情已經做了,至于遷都這種事,你都說是大事了,又哪里輪得到我這樣一個身處邊遠之地,自己都自身難保的無名小卒來議論什么,只能接受已成的事實而已,倒是我這里還有一件事,我想試試,無論成與不成,做完我就離開帝京城,返回甘州,去做我的土財主!”

    “什么事?”

    “試試能不能干掉林擎天!”嚴禮強平靜的說了一句話,然后再次端起酒杯,將酒杯之中的酒一飲而盡。

    方北斗卻一下子變了臉色,壓低了聲音,“你這是找死?”

    “我自然之道其中的危險,不過如果我不試一試的話,我怎么也不甘心!”嚴禮強的臉上露出堅決之色,斬釘截鐵的說道,“林擎天想要我的小命已經不止一次了,他也不是三頭六臂,睡覺都要睜著眼睛的人,不試試的話,又怎么知道能不能把他干掉呢,我感覺只要干掉了他,很多事情似乎就能迎刃而解!”

    “如果林擎天那么容易對付,他還是林擎天么,你知道這幾十年來有多少人想要林擎天的命,最后卻是自己送了命的?”方北斗直直的看著嚴禮強的眼睛。

    “我沒有那么蠢會沖到他面前去和他比試!”嚴禮強搖了搖頭,豎起一根手指,“一箭,我只要一箭,就能知道結果,修煉到了我現在這個地步,如果我連對敵人開弓的勇氣都沒有,那我也沒有必要繼續再練下去了!”

    “你決定了?”

    “嗯,等林擎天這次回來,我就找機會動手!”嚴禮強點了點頭。

    方北斗一口悶了一杯酒,嘆了一口氣,“我感覺我和你在一起想要長壽是件很難的事情!”

    “哈哈哈……”嚴禮強笑了起來……
百家乐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