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美文網 > 玄幻小說 > 白銀霸主 > 第六百四十三章 禍根
    如果不是嚴禮強,恐怕已經認不出那個人是薛操……

    院子里火光重重,被拖來的薛操應該是被人零時換了一套衣服,衣服看起來還是干凈的,但是整個人,已經明顯不對了,耷拉著腦袋,動都不會動一下,手腳軟綿綿的,似乎是昏迷了過去……

    “洛師兄……”

    “大膽狂徒,難道想與我們劍神宗為敵么,放了我洛師兄……”

    “膽敢與我們劍神宗為敵,小心讓你萬劍穿心……”那些涌進院子里來的年輕人一進來就一個個手掐劍訣,指著嚴禮強,把嚴禮強三面圍了起來,同時口中還在大罵和威脅著嚴禮強。

    洛天羽長這么大,估計還是第一次在這么多人面前這么狼狽不堪,什么劍神宗七杰的名頭,這個時候估計都掉到茅坑里了,他的面容這個時候已經極度的扭曲,他的一邊臉腫得像豬頭,但還是轉過頭,用布滿血絲的狠毒眼光盯著嚴禮強,從牙縫之中說出狠話,“你死定了,你死定了,這一次,你就算走遍天涯海角,也逃不出劍神宗的追殺,你會后悔的……”

    “薛操已經帶到,把洛公子放了……”朱長宏大聲的說道。

    嚴禮強的雙眼從那些劍神宗弟子的臉上掃過,這個時候,恐怕無人能理解嚴禮強心中復雜的感受,上次在天道神境,他還是劍神宗的弟子,而此刻,這些劍神宗的弟子卻用長指著他,把他圍了起來,一個個雙眼噴火,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塊。

    突然,嚴禮強的目光微微一縮,他在那些劍神宗的弟子之中,看到了一張年輕的面孔,那是一個劍神宗的年輕弟子,穿著一身白衣,在所有的劍神宗弟子之中,這個人并不算凸出,但是在看到這個人的那張面孔的時候,嚴禮強卻微微一愣,想到了另外一個人——葉天成,平溪郡的前郡守葉天成,那個劍神宗弟子的眼睛和鼻子,幾乎和葉天成的一模一樣,完全就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特別是這個時候,那個年輕人舉著長劍看著自己,口中雖然大叫著,但眼神卻不是憤怒,而是詭異,那神色,簡直得了葉天成的真傳。

    到了這個時候,嚴禮強才一下子突然想起,葉天成還有一個兒子,正是劍神宗的弟子。自己在天道神境的時間不算長,在劍神宗中呆的時間更短,所以之前并沒有見過葉天成在劍神宗中的那個兒子,后來葉天成出了事,他雖然知道葉天成的兒子還在劍神宗,但一下子鞭長莫及,再加上葉家已經覆滅,他心中還有著一念仁心,不想趕盡殺絕,所以也就把這件事放下了。

    沒想到,葉天成的兒子卻在這個時候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還是在這種場合之下,這難道是巧合嗎?

    “是誰讓你綁的薛操?”看著洛天羽那充滿恨意的眼神,嚴禮強平靜的問了一個問題。

    洛天羽咬著牙,一語不發,這種時候他若回答嚴禮強的問題,那他以后在劍神宗中,就徹底完了,只是他的眼神,還是自覺不自覺的朝著某個方向看了一眼……

    只是嚴禮強不需要他開口,在問出問題之后,就已經從他的意識活動之中,得到了答案……

    一個點著燈的客棧房間之中,那個穿著白衣,眼睛和鼻子長得和葉天成一模一樣的那個年輕人的面孔出現在洛天羽的眼前……

    ——洛師兄,這次我們到甘州歷練,發現一件特別之事?

    ——哦,什么事?

    ——洛師兄知道那甘州的弓道社么?

    ——知道,聽說那個弓道社是一個叫嚴禮強的少年弄出來的,那個人在甘州名頭很大,怎么了?

    ——我有一件關于弓道社的重要事情,需要向洛師兄稟告!

    ——什么事?

    ——我發現甘州弓道社的那些弟子之中,似乎掌握一種特別的秘法,可以讓普通人極快的進階武士……

    ——啊,天下怎么可能有這樣的秘法?

    ——洛師兄,此事千真萬確,那弓道社中不少弟子在加入弓道社之前,資質都很普通,遠遠不及咱們劍神宗的弟子,但是就在這一兩年的時間里,我發現弓道社中不少弟子都進階了武士……

    ——這可不是普通之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這次不是去甘州游歷么,我發現平溪郡,也就是現在的祁云郡的鄉間很多村鎮都在厘清田畝,重劃養士田,大批大批的弓道社的學員進階武士,在家中獲得了養士田,那些弓道社的學員之前都是普通的鄉間少年,縱有一兩個資質出眾的,也不多,但是就在他們加入弓道社之后,短短時間內,許多人居然莫名其妙的進階了武士,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如果是少數那還罷了,可我這次在祁云郡特地走訪了很多地方,統計了一下,發現在弓道社中進階武士的學員居然不在少數,而是成批成批的,幾乎有數百人,咱們劍神宗進階武士都沒有這么夸張,何況一個弓道社,所以那弓道社一定有讓人快速進階武士的秘法。

    ——嗯,聽你這么一說,倒有點意思!

    ——如果洛師兄能把弓道社培養武士的秘法帶回宗門,一定是大功一件!

    一邊是處心積慮,想要把劍神宗拉來算計自己,一邊貪得無厭,盤算著獲得這樣的秘法后帶回宗門能獲得的功勞,就這樣,在經過一番準備,把朱家拉下水之后,薛操就成了他們的目標,劍神宗也就這么和自己對上了……

    一個漏網之魚的葉家孽種,隔了這么多年,居然還想著算計自己,給葉家報仇,那個葉家孽種本人實力低微,不是自己的對手,就想到了這驅虎吞狼之計,把整個劍神宗都拉了進來,讓劍神宗來對付自己,嚴禮強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這事的前因后果,也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

    只是這個時候,就算自己不想與劍神宗為敵,但既然洛天羽和朱家動手在先,那也由不得自己息事寧人了,五禽戲的機密,既然一個葉家的孽種有心之下都能找出種種蛛絲馬跡猜到,那么,這五禽戲就瞞不了太久,一定會落在有心人的眼中,與其將來等著無數的麻煩上門,那不如就借著這一次的機會,讓那些想要來伸爪子的人自己掂量掂量后果……

    劍神宗又如何,劍神宗也不是凈土,想到自己之前在劍神宗中遭遇的那次絕殺,嚴禮強一下子就下定了決心!

    看到洛天羽不說話,嚴禮強冷笑一聲,“嘴還挺硬,不愧是名門正派的高徒,不過我倒想要看看你們這些名門正派能做出什么事來!”,說完話,嚴禮強轉頭盯著薛操的身影,雙眼寒光四射,聲音更是一下子冷到了冰點,“把薛操的袖子擼起來我看看,再把他的鞋子脫掉,遮著干什么……”

    那邊沒動!

    嚴禮強劍光一閃,洛天羽的左手的小尾指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被嚴禮強一劍切了下來,洛天羽一下子慘哼一聲,身體抖得像篩糠……

    那邊被嚇住了,連忙把薛操的袖子拉開,把他的鞋子脫了下來……

    袖子拉起,嚴禮強看到的是一雙血肉模糊的手,雙手的十個手指甲全部被拔掉,手指像樹藤一樣的糾纏在一起,看樣子完全是被人活生生的用力扭斷的……

    腳下,脫掉靴子之后,那鞋子里差不多都是血水,剛才那靴子估計就是硬穿上去的,薛操的十個腳趾的指甲,同樣被拔了下來,腳上血肉一團,已經看不出哪里是腳趾,哪里是腳掌……

    手腳如此,身上其他地方遭受的折磨,可見一斑……

    看到自己的學生遭受到這樣非人的折磨,嚴禮強的頭發,瞬間就豎了起來,怒發沖冠……
百家乐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