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愛看美文網:打造最干凈唯美網絡美文閱讀社區!

當前位置: 主頁 > 美文 > 千里共良宵 > 正文

南加州,不 說再見

作者: 來源:時間:2015-04-25 14:32 閱讀: 次   我要投稿

木桃李有一個癖好,  但凡遇到難題時,她都要在宿舍熄燈后,拎著一罐雀巢咖啡和一些針線布料跑到寢室樓頂,繞過護欄坐在天臺邊緣的位置——思考問題。
  半米寬的天臺隔板,懸在半空中的腿,以及四層樓的高度……稍不留心,摔下去的話會要人命的吧?墒,對于一個曾經站在這個地方試圖縱身一跳,結束所有的人來說,還真沒什么好怕的。
  現在的木桃就坐在這里。給梁安縫制的布藝書套只剩下縫紐扣的活兒,咖啡也已經喝完一半,答案卻躲在一旁,不愿跑進她的腦袋。
  今天午休時,她收到一條短信,是整個暑假不見人,開學第一天就翹課玩消失的梁安發來的。短信內容簡潔明了:“明晚七點,錢柜306,來玩,我生日”。沒有一句多余的話,暑假前的爭吵,就像是從沒發生過。
  她仰起頭咕嚕咕嚕喝了兩口咖啡,滿嘴苦澀。
  其實,和梁安鬧完情緒的第二天,她就后悔了。她鬧脾氣耍性子也都只是希望他能哄哄她?墒且幌氲矫恳淮味际撬鹊狼赶韧俗,她又心有不甘。已經寫好的短信,又被她一個字一個字的刪掉。
  整個暑假,她都在拼命壓抑想見他的沖動。
  梁安倒好,不僅不露面。再聯系時,也只有這么一條不痛不癢的短信。
  好像從來都是這樣,她不去找他,他就不會來找她。從頭到尾,都是她在自作多情。更何況鬧情緒無理取鬧的人是她,不愿道歉的人也是她。他不過是有了喜歡的女孩,想要認真對待生命中的第一場戀愛。是當她朋友才告訴她這些的吧。她卻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又是胡鬧又是撒潑。
  生生把他逼退。
  就去吧,逃避總解決不了問題。梁安喜歡的女孩,一定比她高比她白比她聰明比她優秀,就去看看吧。
  站起身要走的瞬間,卻聽到樓下傳來一陣吵鬧聲。
  木桃把頭湊過去,可礙于她輕微的夜盲癥,樓下吵架的人長相如何,她也看不太真切。只瞧見一個男生在和一個女生拉扯的過程中,抬高了他的右手。接下來,是要給她一耳光DE?嚯,這世上居然還存在如此沒品的雄性動物。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木桃拿起一旁的咖啡罐,瞄準方向,促使罐子完成直線落體運動。接著她就聽到了男生頭頂與咖啡罐接觸后發出的悶響聲。
  男生本能地抬起頭往上看。
  四目相對的瞬間。
  木桃裹緊睡衣。男生長相隱約模糊,一雙眼卻格外明亮,滴溜溜地盯著她看。男生則一個趔趄,她比貞子還要可怕的樣子,從此都令他……印象深刻。
  TWO
  次日,梁安總算來上課了,書包剛碰著課桌,就被班主任喊進了辦公室。
  平時百分之兩百的到課率,卻在開學第一天就反常逃課;穩居第一從未第二的成績,也在上學期期末考試時因為數學交白卷直接滑落到全校50名以外。如果說這兩件事情都能勉強歸咎于……情緒不好,狀態不對,天才也會偶爾失誤的話。
  那么,和聞名學校內外的張曉洛同學談了場轟動全校的戀愛……就真難辭其咎。就憑這一點,學校隨時都可以給他發逐校令。
  木桃擔憂地站在辦公室門口等梁安。手里抱著昨晚熬夜為他抄寫的課堂筆記和親手縫制的布藝書套。她把校方會做的決定都在腦海里揣測了一遍,最差的結果應該就是開除學籍。
  如果梁安被開除的話,她也不會留下。
  在這所學校讀書,留在這里生活,一開始就是因為他。若是沒有他,她對這一點眷念都沒有。就算是所有的光芒都要在這一瞬熄滅,她也愿意和他一起墜入更深的黑暗中。
 約莫半小時后,梁安終于推開了辦公室的門,也終止了木桃腦海里無邊際的胡思亂想。
  將手中的東西遞給他,迫切地詢問著:“王老師都說了什么?學校那邊不會太為難你吧,應該不會開除你的學籍吧?”
  起初看到站在門口的木桃,梁安還蠻驚訝,為了等他她連早自習都沒去上?陕犕晁跣踹哆兜年P心后,他了然于心,胸口涌上一股感動。
  卻還是如往常般淡然地朝她笑笑,“沒事”?伤男s一點都不像沒事。
  “這是什么?”
  梁安翻開手中的筆記本,指著第一頁用熒光筆寫下的三個大字問道。木桃卻誤以為他在問這筆記本是什么,“昨天的上課筆記,我給你抄了一份,你沒來,別落下功課”。
  然后,梁安就把寫著“對不起”三個字的這一頁推到了她眼前。
   木桃這才明白過來,“你不記得了?放暑假前……”她小心解釋道,怕又惹他生氣。梁安卻愣了一下,男生心思不比女生細,小拌嘴小爭執,他壓根沒放心上。走 到她面前,揉揉她的頭,“從沒怪過你,別想太多。”末了,他指指手中的布藝書套,補充了一句:“深藍格子,合我意,謝謝。”
  起初聽到第一句話,木桃還有些感傷:不喜歡才不在乎吧?陕牭胶笠痪湓,她又笑了,熬夜都值了。
  她的喜怒哀樂,早已被操縱,由不得自己。
  瞇著眼朝他笑,努力讓自己的語調變得更可愛,“談判社下周納新,社長大人,要開始做準備了哦。”
  “好。”依舊淡淡的。
  木桃跟在梁安身后,陽光照耀在他身上,白襯衣泛著點點金色的光。就是這個閃耀奪目的姿態,拯救她于黑暗中。就是那一句:“不如拿我當目標吧,贏了我再說”,從此,她的目標就是年級第一。
  錢柜,306。
  木桃總算見到了傳說中的張曉洛。
  是比她高比她白比她漂亮許多的,微微一笑很傾城。木桃端著一杯果汁酒窩在角落里,一會看他們情歌對唱,一會看他們深情擁吻。果汁酒喝起來甜甜的,后勁卻來得足。
  張曉洛撒嬌讓梁安逃課陪她去廈門旅行他說好時,木桃拿著酒杯踉踉蹌蹌地站起身,湊到他耳邊說:“你不能再逃課了,周五開學統考,下周談判社納新……都要有你在的。”
  聲音再小,動作卻是曖昧的。挽著梁安的手張曉洛陰陽怪氣地嘀咕:“梁安的事你會不會管得太多了點。”   空氣中充斥著火藥味。
  梁安拉了拉張曉洛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說。這邊的木桃卻因著酒精的作用,反駁道:“就你和大鬼那點破事,全校內外都知道了。大鬼要是知道你和梁安在一塊,他會放過梁安嗎?張曉洛,如果你只是想玩玩,那你最好有多遠滾多遠……”
  大鬼是張曉洛兩個月前剛分手的男友,因為持刀打人剛被學校開除。木桃說的都是實話。
  張曉洛松開梁安的手,走到木桃面前,什么都沒做,只是輕聲對她說:“你給梁安縫的那些錢包書袋鑰匙扣的玩意,全都被我搶走了。梁安他人我也搶定了,你還是安心做個裁縫吧。其實……梁安當初就不應該救你,讓你死了多好。”
  木桃被激怒了。
  她將杯子里剩下的酒一股腦全倒在了張曉洛頭上。梁安匆忙走過來將張曉洛拉入他懷里,一邊替她扯餐巾紙一邊問她有沒有事。
  顯然,他沒聽見張曉洛對木桃說的話。木桃冷哼一聲,放棄還擊,她沒資格也沒立場再解釋什么。張曉洛是他的正牌女友,她撒野胡鬧梁安都會買賬,更何況她什么都沒做,只是可憐兮兮地窩在他懷里裝可憐求安慰。
 而她木桃,在梁安心里,原本就什么都不是。張愛玲說過:“姿態輸了,贏了也是輸。”
  這時候,包廂里另外一個角落,突然站起來一個人,走到木桃面前,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跑。沒跑多遠,就聽到張曉洛的聲音在后面喊:“余青澤,你混蛋去哪,你不能重色輕友啊。”
  余青澤?腦袋轉了一個彎,千真萬確是完全陌生的名字?墒菍ε鷣碚f,被解救的這件事情,是多么的令人怦然心動。接著,木桃的心也跟著不合時宜的劇烈跳動了一下。
  Three
  逃到鬧市,借著燈光,木桃終于看清了男生的樣子。有些熟悉卻又想不起來到底是誰。直到余青澤開口對她說:“嗨,貞子小姐,又見面了”她才反應過來。原來幾天前樓下那個要打女生耳光的沒品男就是他。再細細回想,和他糾纏的女生,好像就是……張曉洛。
  如此,還是不要跟他有更多接觸的好。
  “謝謝你……剛才幫了我。不過,除了真心感謝,我不會幫你做任何會傷害他倆感情的事。”木桃認真申明。
  余青澤不說話,只是盯著她看,這丫就是一朵奇葩一只怪物啊,她連自己都顧不著還有心情管別人的事。
  “OKOK。”余青澤聳聳肩,再次被誤會,他無奈地轉過身。
  夜色朦朧,街上到處都是人,每一棟住宅區都燈火通明溫馨如畫。宿舍門已經關了,木桃漫無目的地走著,世界這么大,卻沒有一處是她可容身的地方。
  走著走著卻回到了家。
  爸爸已經睡了。屋里依舊充斥著酒精味,卻比從前淡了許多。
  自從爸爸破產自暴自棄媽媽忍受不了離開他后,他每天都會喝酒。大多時候喝多了就直接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偶爾喝到情緒失控時才會又叫又鬧,還會打木桃?墒菬o論他前一晚喝成什么鬼樣,第二天醒過來,他就會去附近的廠里找點事情做,賺錢供木桃上學。
  爸爸以前是公司老總,現在卻淪為底層小工,從天堂墜落到地獄,再加上媽媽狠心的拋棄,木桃其實也懂他心里的苦?稍僭趺纯嘁膊荒艽騼号鰵獍,所以,她對他既愛也恨。
  她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溫習功課。擰開臺燈,暖橘色的燈光瞬間點亮房間。站在木桃家對面的余青澤這才放心的離開。之前已經轉身走開的他其實沒走多遠又折了回來,一個女孩子走夜路始終是不安全的,他擔心木桃,所以決定一路默默跟著她,直到現在。
  木桃寫著寫著功課,很快就困了,她趴在桌上就睡了,第二天醒來她仍然趴在桌上,身上卻多了一張毯子。而爸爸,早早的就出去工作了。都說父親的愛是隱忍而深沉的,初秋的早晨已經有些涼意,木桃的眼睛有些濕潤。
  她對他好像有多的誤解,卻又不知從哪可解開。
  這些天木桃的心情都很低落,抬頭望向黑板習題時,她總是感覺茫然和沒有方向,就像認識梁安之前。
  談判社新學期納新這天,梁安果真沒來,F在的他該是和張曉洛在廈門開心出游吧。
  木桃給談判社繡了一塊新的社旗,社長處梁安的名字她繡了足足三遍才繡好,一筆一劃都力求最好看?伤麉s不在。梁安的父母是警局的談判專家,他的夢想就是成為像父母那樣的人,才一手建立了這個社團。
  梁安不在談判社,連來報名的人都很少。一個上午除了青澤過來瞎晃悠了幾圈之外,談判社門庭冷落,就更別說納新了。打算收拾東西到此為止時,大鬼卻帶著一群人走過來。
  看這架勢……該是來砸場的。
  果然,大鬼霸氣沖天地走過來,一屁股坐在木桃用來納新的課桌上,其他人一個比一個狗腿,裝模作樣的翻翻這動動那。木桃也不怕大鬼,開門見山地說:“你要找的人不在,要鬧事請換個地。”
  “呦,妞說話挺沖啊。”大鬼站起身,用手掐住木桃的下巴,“我大鬼今天不是來鬧事的,只是有件事要你辦,你辦還是不辦?”
  大鬼是動真格,一點都沒憐香惜玉,木桃的下巴都被他掐出紅印來,疼得厲害只好點點頭。
  青澤再次過來瞎晃悠時,看到的就是大鬼正湊在木桃耳邊跟她說了什么,說完了還一臉惡心地朝她肩膀拍了拍。青澤晃到她旁邊又是詢問又是安慰,嘰里咕嚕一大串,木桃卻一個字都沒聽清。下一秒,她突然抓起他的手趴在他肩上嗚嗚哭起來。
 開學統考成績出來時,梁安才回來。
  木桃第一次考出了全年級第一的成績,心情卻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愉悅。梁安不在,她考了第一又如何。而梁安在,她根本就不可能超過他考出第一。
  當梁安伸出手向她賀喜時,她轉過身不做聲,她第一次對他沉默不語。
   一直以來。梁安就像是遠方明亮的燈塔,只要燈塔依然閃亮,木桃就知道方向和目標在哪里。就像是在一場田徑比賽中,你的目標是跑在前面最快的那個人,那 么,哪怕是第二,你的成績也不會差到哪去。倘若一開始就跟在跑得最慢的那個人后面跑,再快也好不到哪去。   梁安對木桃來說,就是這樣的存在。
  所以木桃不允許梁安不優秀。
  可是梁安自從戀愛之后,他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談判社不管不顧,學習上逃課成習慣,所有的課堂筆記都是木桃在幫他抄。她有時也很想問問梁安,一切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可話每次到嘴邊就被她咽回了肚里。
  因為梁安說過:“不會太久,給我點時間。”
  燈塔的光亮微微弱弱,木桃好怕一個不經意的瞬間,它就熄滅了。那么,她下一個目標和方向又在哪里。一切會不會回到最初,美夢還未達到,噩夢又開始蘇醒。
  年級第一算是一份殊榮吧,也不知道爸爸會不會在意,會不會開心。
  木桃決定回去看看爸爸。
  走到街道的轉角時,卻看到推著車子在上坡中艱難前行的爸爸,腳上的布鞋都已經開線了。而滿滿一車的棗子,因為上坡,接二連三地滾落下來。
  心突然就酸了。木桃躲在角落,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她不知道為了她,他過得這么辛苦。她喜歡布藝DIY,所以時常會給梁安縫點東西,可她卻從未給爸爸縫過點什么。這是第一次,她有了想給爸爸縫雙鞋的沖動。她想要上前去幫他一把,雙腳卻像是被盯住了,動彈不得。
  好在,跟在木桃身后的青澤,佯裝成過路的陌生人跑過去幫了木桃爸爸一把。
  為了感謝青澤的幫忙,木桃爸爸還抓了好幾把棗子放在他口袋里。所以,當青澤朝木桃走過來時,他一邊咬著棗子,一邊喊甜。
  “誒,我說木桃,你爸賣的棗子真甜真好吃,今晚生意一定不錯。”
  木桃知道他是在好心安慰她,她由衷地對他說:“謝謝。”不僅是這次幫了爸爸,還有每個晚上擔心她安全跟著她的這一舉動。
  每到夜深,青澤就會準時出現在她身后。等她安全到達寢室或是家里時,他才離開。一開始,木桃也會趕他走,罵他有病,到后來,漸漸也不罵了,晚自習后無論是回家還是回寢室有一個人保護著其實也挺好,就當多交了一個朋友。
  就像現在,靠坐在一起,還可以聊天分享心事。
  “木桃,我一直忘了問你,那天大鬼究竟跟你說了什么,你哭成那樣?”
  “大鬼讓我陪他演場戲。”
  “那你同意了嗎?”
  “還在考慮……”木桃嘆一口氣。
  大鬼要木桃陪他演場戲,結局只會有兩個。一個是張曉洛回到大鬼身邊,梁安抑郁不堪,一個則是大鬼從此放過梁安,張曉洛和梁安終成眷屬。
  大鬼要一個答案,可對木桃來說,無論哪種結局,她都不好受。
  木桃不再說話,青澤哼起小調。月光皎潔,一曲哼完,他輕聲問:“木桃,你為什么會這么喜歡梁安?”
  是啊,為什么會這么喜歡梁安呢。木桃從沒想過這個問題。她低頭想了會,“喜歡,也許得從他救下我的那一刻說起。”
   爸爸破產媽媽離開,她無力改變也難于接受現實,于是站上了寢室樓頂,想要結束生命。是梁安,站在樓下,透過小小的喇叭朝她不停地喊話,利用他所學的心理 知識救下了她。從那以后,她變成了他的小跟班,他帶她參與談判社的活動,他用所學的心理學幫助她走出陰霾,他告訴她從今以后,她的目標就是他,超越他,變 得像他一樣奪目優秀,就是她努力的方向。
  時光流轉,千變萬化。卻惟獨那天梁安標準“談判專家”的模樣,深深刻在了木桃心里。
  木桃以為這就是愛。
  青澤卻不認同。等木桃說完,他沉默許久后小心地開口:“木桃,也許你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愛梁安。”青澤頓了頓,像是在找更好的詞來表達,“我是說,也許,你只是因為茫然因為絕望而把梁安當成了救命的稻草……你卻誤以為這就是愛,你愛的是你想象中的那個人。”
  什么都可以懷疑,但不能質疑她對梁安的喜歡。
  木桃霍地站起身,一腳踢翻了地上的飲料罐,刺耳的聲音瞬間劃破這安寧的夜。她匆忙離開,又匆忙折回來。她看著青澤:“就當這是玩笑,但,沒有下次了。”
  青澤苦笑,看著木桃的背影自言自語:“愛是會心動,你可曾聽到為他跳動的心?”
  聲音,很輕很輕,卻依舊細細密密地扎入木桃心里。她從未仔細分析過她對梁安的愛,可如今,她才發現,原來她的喜歡,經不起一點撩撥,見鬼的心動,那究竟是什么感覺。而此時她的腦海里竟莫名浮現起青澤解救她時的怦然心動。
  這才是真見鬼。
  FIVE
  木桃終于決定陪大鬼演場戲。
  根據指示,她約了張曉洛,然后將大鬼給她的照片扔在桌上。厚厚的一沓照片一半是張曉洛和大鬼曾經恩愛的畫面,一半是前段日子和梁安去旅行時拍下的照片。
  木桃直入主題:“離開梁安。你知道的,這些照片一旦曝光就會毀掉梁安。”
  以為張曉洛會怕,她卻只是笑,“喜歡梁安就去告訴他,別在這玩花樣。”
  被戳中心事,木桃微微發怒。“上次免受其罰是因為梁安假裝答應老師不再和你來往,這次出游也是找了理由休假大半個月……再怎么袒護好學生,知道這些后,也無能為力吧。”
   “如果你以為,我會為了梁安而自尋死路,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威脅我,你還太嫩了點。”張曉洛摔桌子走人,滿桌的照片她一張都沒拿。走到門口時,木桃的聲 音悠悠地又從后邊響起:“為了你,梁安付出了多少,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想玩死他,那么恭喜你,你的目的達到了。”
  張曉洛終于停下腳步,停留了一會,才又推門而去。
  癱坐在椅子上,木桃給大鬼發送成功的短信。
  大鬼說過:“曉洛沒有父母,從小和奶奶相依為命。奶奶去世時唯一的希望就是她能考上大學。你照我說的去做,至于其他的,你別管。”
  在奶奶和梁安之間,張曉洛的選擇如此明了,這場戲算是圓滿落下帷幕吧。
  可是誰又知道,一夜之間,結局會全部改寫。
   第二天當木桃修了半天假再去學校時,張曉洛已經辦理完了退學手續。當她和梁安穿過各種版本的流言找到張曉洛時,她正躲在一群跳“江南STYLE”的學生 當中偷偷哭泣,一旁在跳舞的學生不管不問的繼續跳著舞,時尚又搞怪的音樂和舞蹈將她的難受不斷放大著,她干脆哭出了聲。   梁安將她抱出來時,她哭得正傷心。木桃想要跟她單獨談談,梁安千叮嚀萬囑咐才放開她。
  想要先安慰她,她卻好像看穿了木桃的心事。擦干眼淚,自問自答。
  “木桃,你是想知道我為什么要這樣做吧?”
   “你見過一個人為了打動他喜歡的人,等了又等,明知道她不愛他是在騙他還是愿意被她騙。他會在大馬路上大白天的,蹲下來給她系鞋帶;會5點起床,親手為 她做早餐,再坐6點的地鐵,一個小時后趕在她去上課前給她當早餐;會在她的寢室門口等她整個晚上,只為親口跟她說一句‘生日快樂’。這個世上只有傻子才會 這樣毫無心機地愛一個人,梁安就是這個傻子,而我有幸成為了他喜歡的人。”
張曉洛淚光閃閃。
  而后,在她一系列的自問自答后,木桃不僅知道了最初張曉洛靠近梁安,是因為她和表哥一同參加的,南加州一所學校發起的名為“天使與國王”的游戲;也知道張曉洛為了梁安,放棄的不僅是讀大學的機會,還有去南加州留學的機會。
  在游戲里,她是他的天使,F實里,他卻變成了她的天使。
  塵埃落定,木桃輸得心服口服。
  大鬼卻不甘心。他的女人和他分手不到半個月就另結了新歡,他面子該往哪擱。遠遠的,就看見大鬼帶著他那一伙弟兄,穿過跳“江南STYLE”的學生而來。
  瞧見木桃,便賊兮兮地看著梁安:“真不是我把曉洛逼成這樣的,不信你問問她!”大鬼用手指向她,就像是一柄劍抵在她的喉嚨處,一動即傷。
  這會張曉洛卻站在木桃面前,對大鬼說:“大鬼,你大氣點。大家好聚好散。”
  大鬼一聽這話更不爽了,心急火燎地從褲子后面的口袋里摸出一把刀朝張曉洛揮去。梁安當然舍命都會保護她。他抱住她旋轉,好讓他的背朝向大鬼。眼看刀就要劃過來,木桃心一急,赤手去擋刀。
  是她做錯事,該由她承擔。心疼早已取代手疼,卻因為暈血,暈了過去。
  迷糊中聽到梁安問張曉洛:“到底怎么回事。”張曉洛卻避重就輕說出了她的心事:“她喜歡你。”
  懸了好久好久的心落了下來。
  SIX
  醒來時是在醫院,睜開眼看到的人是青澤。
  見木桃醒了,青澤連忙給她削蘋果吃。“木桃,之前說你不是真心喜歡梁安,是我錯了。你的行動證明了一切……對不起。”
  暈睡不過半天時間,木桃卻像睡了半個世紀。思緒紛飛,停不下來。梁安就像是她成長歲月中的燈塔,欣賞多于喜歡,感動多于心動。
  “也許你說得對。但是青澤,哪怕不是喜歡,梁安對我來說都很重要很重要。”
  青澤微微一笑表示認同,氣氛有點Down,他得換換。“可是很遺憾啊,木桃同學,你的燈塔以后就是我表妹的私有物品了呀,如何是好。”
  木桃這才知道張曉洛是青澤的表妹,配合他的語氣,她頗無奈地回答:“誰知道呢。”
  心底的憂傷卻悄然浮現。
   回到學校,再見梁安時,他瘦了許多,眉眼間的淡然卻還是清晰可見。從青澤那得知,張曉洛打算開一家美甲店,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梁安呢,也重整旗鼓好 好學習,管理好談判社,他一直都想像他父母那樣成為優秀的談判專家。而現在,只不過是多了一個心愿,那便是他和張曉洛的未來。
  每一個人都有夢想,木桃卻沒有。
  從前,梁安的夢想便是木桃的夢想,辦好談判社,考出好成績,卯足勁向前沖,現在卻毫無意義。
  晚上約了青澤去學校附近的啤酒屋喝兩杯,古人云:一醉解千愁,總歸是有些道理的。青澤臨時有事,比木桃晚來一些。她先前就已經喝了不少,頭暈暈的,青澤一來,就開始胡話連連。
 “沒有梁安就沒有夢想,可你們都有夢想,我卻連夢想是什么都不曉得;沒有梁安就沒有喜歡的人,可你們都有喜歡的人,我喜歡誰誰又會喜歡我啊。”
  木桃眼神迷離,滿臉緋紅地捧起青澤的臉問他:“青澤,你的夢想是什么?你也有喜歡的人了嗎?”
  青澤的臉瞬間就紅了。他看著木桃,卻又認真地說:“我有夢想,也有喜歡的人。”可是,我就要離開這里了。
  木桃一聽青澤有喜歡的人,立馬露出一個傻笑:“是不是我呀。”嘴巴還使勁往他臉上湊過去。然而下一秒,還未聽到他的回答,她手一松,醉倒過去。
  “沒有我,你要怎么辦。”青澤閉上眼,所有感受流入心底。
  第二天,木桃和青澤在酒店的房間里醒來,兩人躺在一張床上,幸好衣衫完整。即便這樣,木桃仍疑惑地問青澤:“昨晚,我們沒發生什么事DE?”
  青澤哈哈大笑,一如往常般不正經:“是想發生點什么事嗎。”
  木桃罵了句混蛋便起身到洗手間洗漱。鏡子里的模樣雖然精神了些,可哭過的痕跡依然清晰。昨晚青澤躺在她旁邊對她說的話,她全都聽到了。
  他說:“木桃,簽證下來了,學?己艘惨呀浲ㄟ^,我很快就要離開這里離開你。”
  他說:“木桃,你會原諒我嗎?用這樣的方式靠近你,又用如此蹩腳的理由說愛你。”
  這一切就像是一部反轉劇,當真相赤裸裸地躺在木桃面前時,她只有選擇假睡來蒙蔽自己的雙眼。木桃將牙膏一點一點擠出來,然后用牙膏在鏡子上寫字。她邊哭邊寫,寫完趁青澤打電話給前臺喊早餐的空檔,逃出了酒店。
  當青澤發現情況不對,慌忙推開洗手間門時,他看到了鏡子上木桃寫給他的話。
  ——天使,再見。
  這個大男人忍不住蹲下身,難受地哭了。
  SEVER
  從酒店離開后,木桃和青澤就再也沒見過面。 
  青澤去了南加州,一個從不下雨的城市。 
  走之前,他用所有積蓄給她買了一間小店鋪,針線布料棉花,DIY書籍,由著他的眼光,他已經替她提前購置了一些貨。四年后,等她大學畢業,就屬于她
他給她留下一封信,事無巨細,全盤托出。 
  天臺樓下和張曉洛爭吵的那一幕是青澤的細心安排,雖有差池卻出入不大。之后所有的陪伴和守護也都是刻意而為,雖有真心但目的不純……他做這些事,和曉洛一樣,也是因為南加州他們申請去留學的那所學校,發起的一場名為“國王與天使”的活動。 
  “國王與天使”游戲簡單來說就是默默的關懷。每個天使會選中一個國王,天使的職責就是在游戲期間完成國王的心愿,關心守護國王,不被國王發現。國外學?己说膬热莺蛧鴥葘W校就是這么的不同。 
  青澤寫給木桃信的末尾留著他在南加州新的聯系方式。 
  他說,木桃,一切始于游戲卻又不僅僅是游戲,你會愿意原諒我嗎?   青澤寫給木桃信的末尾留著他在南加州新的聯系方式。 
  他說,木桃,一切始于游戲卻又不僅僅是游戲,你會愿意原諒我嗎? 
  他說,木桃,不如就從你喜歡的布藝DIY開始吧,將它變成你的夢想。 
  他說,木桃,四年后,我會回國,請你等我。 
  如果說每一個人的成長都必須有痛,痛過之后才能領悟。走過這段路,木桃總算懂得了成長的意義。 閉上眼,眼淚滑落臉頰。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南加州,不 說再見的感言
    百家乐策略